您好,欢迎访问本站! 今天是:

繁體|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调研报告

农民工市民化是城镇化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发布时间:2015-09-07 来源: 作者:

农民工是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产生的特殊社会群体,他们不仅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者,而且是城市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的生力军。农民工进城务工成为新市民亦即市民化,是我国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必然过程,是加速城乡统筹发展步伐的重要途径,已成为经济社会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
   一、农民工市民化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农民工市民化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农业人口比例大,目前耕地面积仅约为18.26亿亩,比1997年的19.49亿亩减少1.23亿亩,人均耕地面积由10多年前的1.58亩减少到1.38亩,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农村富余劳动力量大,根据土地资源量与农民人均占有土地资源量以及人口构成现状,不转移农民,不减少农民,农村的小康建设,农民增收,农村经济发展繁荣,农业现代化,都只能是纸上谈兵而已。 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农民工市民化是必然选择。
    农民工市民化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支撑。农民工市民化,有利于破解农村规模经营难题,促进农业向产业化、公司化发展。目前很多农民工在农村占有土地,而实际上又不能从事农业生产经营。这一方面会阻碍农业规模化,阻碍其向产业化、公司化经营方式发展;另一方面,土地抛荒现象比较严重,不利于整个农村土地的总体规划。因此,农民工市民化的战略意义,不仅在于促进城镇化本身,同时也在于促进农村、农业的现代化,促进农业由分散经营向规模经营,由传统的生产方式向现代生产、经营方式转变,为实现农业现代化奠定基础。在未来二、三十年里,如果城镇化率的提高保持目前水平,每年将有1000多万人口转移到城市,这必然会带来劳动生产率和城市集聚效益的提高,带来城镇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投资的扩大,带来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增加,为农业现代化创造条件,从而持续释放出巨大的内需潜能,这也是中国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动力源泉所在。
  农民工市民化是农业现代化的历史任务。新生代农民工无论是外出动因、心理定位,还是身份认同、职业选择,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特别是有三个比较明显的趋势:从亦工亦农趋向于全职非农,从城乡流动趋向于融入城市,从谋求生存趋向于追求平等。即使出现季节性、产业结构调整性失业,他们也不愿再回到农村,即使回到农村,也无法成为农村生产的主力。他们已经不具备从事农业生产的技术条件,缺少相应的能力和兴趣。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过程,就是一个由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由传统社会走向现代社会的过程。而且这种转化不仅仅是就业地点的变化,更要实现身份的变化,是要将一部分农民由农村人变为城市人,使他的“根”落脚在城市,并逐步实现农民工的四化,即市民化、职业化、产业化和技术化。
    农民工市民化是农业现代化的根本出路。我国的农业现代化只有在解决三农问题后才能实现,三农问题的根本去路又在于城镇化、农民工市民化和农业商品化、产业化、现代化。只有把大多数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进入城市定居,并在城镇中获得稳定职业和收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部分农民脱贫问题,只有在大部分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镇中,留在土地上的农民才能有可能实现农业集约经营和规模经营,农业才能成为现代化产业。
  
  二、农民工市民化是城镇化工业化的必由之路
   
农民工市民化是城镇化工业化的必然要求。从城镇化和工业化“量”的角度来看,如果按照一年中超过六个月以上时间在城市居住工作的标准来算的话,现在农民工及其家属进城的数量已经达到将近2.4亿人。从城镇化的“质”来看,城镇化率已经突破50%。由于历史的原因,工业化先行,2012年末,我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52.57%,全国人户分离半年以上人口2.79亿人,比上年末增加789万人。其中流动人口为2.36亿人,比上年末增加669万人,占总人口比重17.43%,可见城镇化率有17个百分点为“中国特色”城镇化工业化,这部分人属于已经成为工业化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但在城镇中没有取得户口。
    农民工市民化是城镇化工业化的重要任务。农民工市民化,不仅关乎内需,更关系到民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吸纳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转变为市民是城镇化工业化的重要任务。目前统计的城镇化人口中还有2亿多农村户籍人口虽已进入城市生活,却不能享受相应的市民待遇,尚未真正成为城市居民,仍然处于“半市民化”状态,像“候鸟”似的在城乡间漂浮不定。这种边缘化状态不仅制约了农民工向城市的完全转移,也严重阻碍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和农业现代化的进程。好多农民工,尤其是第一代农民工,都是单身进城打工,将其老婆孩子父母都留在农村,逢年过节往返于城乡之间。工程院课题组大样本抽样调查显示,现在“80后”和“90后”新生代农民工普遍不愿再回乡务农,他们迫切希望成为真正的城里人。再者,农村毕竟还有大量的剩余劳动力,这些人的出路,也是城镇化工业化下一步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农民工市民化是城镇化工业化发展的重要力量。农民工市民化直接结果是提高了农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有助于通过形成高科技产业大军,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高劳动生产率,是消除城乡二元社会经济结构利益诉求反映,有利于加快城乡一体化建设,从根本上说农民工市民化是提高城镇化,实行工业化不可缺的重要环节。城镇化、工业化客观要求劳动生产率提高,产业结构升级和产业价值链不断提升,进入城镇工作农民工需要在劳动技能、生产技术上与之相适应,这样农民工通过成为产业工人,形成市民阶层,从而推动城镇化工业化发展。
    农民工市民化是城镇化工业化必然结果。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随着土地趁承包的实行,农村的部分剩余劳动力开始进城。198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打破了30多年的城乡隔离政策,使农民获得了在城市合法生存的权利,这支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队伍庞大,不仅每年给农村寄回数额可观的现金,而且促进了城镇化工业化水平的突飞猛进。 资料显示,20年间城镇化水平提高了11.5个百分点,年增长0.54%。未来10年,我国将再增加2亿农民进入城镇,加上现有的农民工,新增城镇人口将达4亿左右。
   
综上所述,所以说 农民工市民化是我国城镇化工业化和农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大金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 张增强)